第四百九十六章 戴上金箍

文 /  滨海观潮
本章字数:1902 更新时间:2022-11-24 17:26:06  重生之工业狂潮txt下载

大内,一间办公室内。

“随便坐吧,小周。”

小周,是周立坤。

他也参加了刚才针对东华的闭门会议。

周立坤已经是发改委的副主任,进入大内不是第一次。

但与大boss,在这间办公室单独交谈还是第一次,心里有些忐忑。

只听boss说:“宁教授对东华的评价很尖锐啊,小周你怎么看?”

周立坤还没从拘谨中转变过来,但毕竟历练多年,大脑高速运转,组织了一下思路说:

“东华树大招风而已。

宁教授的评价见仁见智,但有许多问题。”

“哦?什么问题?”

周立坤回答说:“他的对东华的评价,只是将别人的故事套在了东华身上。

而对东华的指责,却没有确凿的证据。

东华建立钢铁联盟,会员章程我看过。

总的来说,他们的章程,不违背法律、不违反政策,而且还能很好的引导民营企业诚信经营、守正自律。

这符合先富带后富的要求。”

“先富带后富,嗯,是这样!你继续说。”

周立坤放松下来说:“同样,隆兴的经营行为也没有违反法律和金融政策。

他们开发的余额宝和基金,都经过银监会审核。

老百姓愿意将钱存到隆兴,放到余额宝,这些是个人的自由,我们也不应该干涉。

您也知道,六大行包括其它合资银行,也跟隆兴学,开发了同类产品。

只是他们竞争不过隆兴而已。”

boss点点头,说道:“可是......老百姓的财富集中到一个民营机构手里,终归危险。”

周立坤分辩说:“可六大行同样问题不少,同样风险很大。

比如这两年给得龙推波助澜,为远华提供资金,以及去年三九集团的问题,哪一样都有他们参与。

而隆兴的经营行为,比他们更干净。”

“行了别说了。国有银行有问题再多,只要加强监管,也能控制。

至少,我们能够用国家手段干预,将风险降到最低。

但如果一家民营机构崩盘,能怎么办?

商场没有常胜将军,得龙集团走到末路就是教训。”

周立坤继续分辩:“这......如果我们对东华采取一些手段的话,会不会引起震荡啊,毕竟那是我们一直树立的典型。”

“呵呵,我没想收拾东华,但是要给孙猴子戴上金箍。这不是大事。你约他来一趟,我和他谈谈。”

......

南陈村。

东华名苑对面,那里正在进行一场别开生面的施工。

那座矗立了8年的巨像要搬走了。

它的四肢、头部已经用粗大的钢索捆住,接下来用直升机吊走。

飞行路线避开了重要建筑和人群,从南陈村飞到海上,放到停泊在龙兴岛锚地的一艘货轮上,最后送往索亚。

空中传来“嘎啦”“嘎啦”的声音,五大一小,6架蜻蜓飞了过来。

“这是什么飞机?怎么这么大?”

有懂的人说:“看样子,是米26。”

“米26?是苏熊的玩意儿啊,这是从国外飞过来的?”

“啥国外?这是咱老板买的,我见过用它们吊风力发电的扇叶。”

“卧槽,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大蜻蜓!”

“现在想看容易,它们就放在机场那边。”

“机场用上了?不是还在施工吗?”

“航站楼还没完,但是跑道、机库已经弄好了。”

“老板牛比。”

有人疑惑地问:“巨像得几百上千吨吧?这几个飞机能吊得动?”

“谁知道呢?也许巨像就是个空壳子。”

......

他们口中的老板,当然是陈立东。

陈立东现在可没觉着自己牛比,而且脸很疼。

在小公园里,他在这边吊巨像,人家在那边给他拆家。

他这些天给一些熟悉人打了电话,请他们帮忙说句话,不要关掉康复中心。

但是,找谁也不好使。

沪市来的专案组今天应该是得到了上边的授意,他们已经开始行动。

十几台沪市牌照的车开到康复中心,然后下来几十号人,进入中心开始拆设备。

东华的人围过去后,有警察出来维持秩序,还在门口的路上拉了警戒带。

中心副主任张祥民风风火火跑到陈立东的办公室请示怎么办。

陈立东说:“能怎么办?想拆就拆呗。”

张祥民气得浑身战栗,嘴唇哆嗦着说:“他们有证据是我们的酒喝死的人?”

陈立东平静地说:“还没有,但人家有理由查封。”

“不是还查封?老板你知道吗?他们在拆设备,这不是土匪吗?我都想跟他们拼了去。”

“张主任,冷静。”陈立东站起来,拉着张祥民坐下说:“咱们中心是干什么的,你清楚吧。”

“干什么的?治病救人啊!”

“错了,我们注册的是美容机构,而且我们连个执业医师都没有。”

“我啊!我是执业医师!”

陈立东呵呵笑着说:“可.....你的工作关系没在这边啊。”

张祥民终于醒悟,他的人事关系还在燕京,于是有些结巴地说:“那...我...我不是.....嗨!就算没医师,我们也没干违法的事儿啊?”

【话说,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,野果阅读,.yeguoyuedu 安装最新版。】

陈立东说:“人家现在不说酒水问题,他们检查了你们的工作记录,认定资质有问题,然后说中心涉嫌非法行医。

接着又说那些设备,咱的设备都不在国家规定的医疗器械目录里。

于是他们担心这些设备有潜在的安全隐患。所以,中心还要封停,设备必须拆走。

他们还说,已经委托了专业机构,准备进行鉴定。”

张祥民怒道:“狗屁!这些设备就我们东华有,找狗屁专业机构!哪个机构具备这样的能力?”

陈立东说:“他们委托了北卡罗纳大学的生物实验室,由那里的专家对我们的设备给出鉴定报告。”

“他们还要将设备弄到国外?这是我们独家设备啊,泄密怎么办?”

陈立东说:“人家说了,北卡罗纳大学的实验室是全球位列前三的专业机构。”

“扯淡,他们想鉴定,就来这里啊,为啥要拆啊!”张祥民已经意识到自己的玩具真的要被人抢走了,痛心地说:“那个医疗舱可精密了,拆下来还能用吗?”

陈立东拍了对方的肩头,说道:“行了,张主任。东华康复中心是开不了了,你也回燕京吧。得亏你只是停薪留职,要是关系断了,连回都回不去了。”

张祥民站起来,叹了一口气,默默地走了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