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百六十九章·“神。”

文 /  封遥睡不够
本章字数:3356 更新时间:2022-11-24 17:28:54  欢迎回档世界游戏txt下载

“——要撑不住了!这群机械人真的像疯狗一样!”

“不能退!护住教堂!苏明安要是死了,我们根本没法反抗他维,凯乌斯塔就完蛋了!”

浓厚乌云之下,城邦陷落宛如深海,雷霆于云层间闪烁,照亮人们脸上的血雨。

伫立于夜色间的教堂布满了机械人残骸,士兵支离破碎的尸体四处漂浮,血水积成了一个个血潭。玩家苦苦守着教堂,打退一波一波机械人的突击。

这是第九世界开始以来,玩家第一次如此团结——他们有了一个必须要保护的指挥官。

“小奇!学着老夫的动作!”

人群之中,一名白发老道手掌翻出,他腰身为轴,竟在火光中打出了一条通路。

只见他手掌翩动,似是引起无形风波,袭来的子弹像是遇见了空气漩涡,随着他的动作弹了回去。他的徒弟张小奇有学有样,二人配合之间,护下了许多来不及闪躲的其他玩家。

这是玩家的近战职业一大分支——【气功师】,该职业的招牌技能【回旋劲】,能压制大部分物理系伤害。

并非所有玩家都是独一无二的隐藏职业,实际上,大部分玩家的职业都是重合的。世界论坛中有人整理出了职业体系,大体分为五大系——近战职业,远攻职业,精神职业,召唤职业,光环职业。

据粗略统计,光是“长枪手”这个职业,就有超过十万名玩家获得,他们的职业技能几乎一模一样。

据粗略统计,玩家总数最多的职业是“火焰法师”,持有该职业的玩家总数超过五十万。如此一来,艾尼那么执着“火之奥义”情有可原,他毕竟是五十万火法中最强的一个。

“月光祝福!”

玩家群体之中,一名装扮犹如希国月神的女人高高抬手,为人们加上防御罩。

“上吧!小林!”

戴着鸭舌帽的年轻男人一声高呼,他的猫型章鱼召唤兽撕裂了机械军的躯体。

“嗡!”

天使族玩家温莎背后生出一对翅翼,各色彩虹般的光华笼罩了人们。

黑刀连斩的日暮生、使用电磁立场的方元、治疗系玩家安岛函子、暴力流近身格斗系球球……这些五颜六色的光波、能量、光焰,彼此配合,像是下起了一场大型光雨。

教堂晕出温黄的暖光,但人们的心情并不好,他们隐约看到——天空中的那双血红的眼睛,好像正在越来越近。

那种……像是人类俯视蚂蚁一样的眼神,像是高维生物俯视低维生物的眼神,像是屠夫观察将被屠宰的牲畜的眼神……这种“俯瞰”的视角令人感到头皮发麻,好像与祂对视一眼,就能感受到灵魂的战栗,听到细碎的蛊惑低语……

哪怕他们紧紧抱团,也只是一个正在滚过火球的蚂蚁,随着外围的蚂蚁不断被灼烧死去,内部的蚂蚁逐渐瑟瑟发抖。

“我们是不是……哪条路线走错了?这个副本是不是有问题!”

有人感到恐慌,【他维】带来的精神污染容易让人方寸大乱。

“大家不要看天上那双眼睛!”有人高呼出声。

“它的出现,是不是代表【他维】终于突破了防火墙,可以插手这个世界了?那人类根本不可能活啊!”

并非所有人都很冷静,最初的追星热度褪去后,有人开始制造混乱,而混乱在人群中一旦出现,便如同传染病一般飞速传递。

“冷静!冷静!”

玩家安杰利卡一法杖下去,绿藤蔓延,拦住了那些闹闹哄哄的玩家。

“轰——!”

这一刻,远方却突然传来了巨响。

一座巨山一样的身躯,在街道尽头出现,冷然而沉默地俯视他们。

安杰利卡认识那座巨山——那是曾出现在黎明之战时期的神之城大杀器,战力超过三千点的重型机械人。

“……”她的瞳孔开始颤抖。

那台重型机械人之后,还浩浩荡荡带着大波机械军靠近,不少人法力值已经见底。

但人们又无路可逃,一回头都是黑压压的机械军。

如果从高空俯视,可以看到教堂周围已经被无数条黑压压的河流灌满,由于士兵们失去了联络手段,教堂就像一座被孤立的小岛。

“谁能杀出一条通路啊……”一个马尾辫女生颤声看着这场面。

“哪怕苏明安醒了,也不行吧。他的状态肯定奇差无比……”

“重型机械人战力超过三千点。有人有大型群攻手段吗?现在只有这个最有效!”球球大声呼吁。

没有人回应她,恐慌在人群中流窜。

大雨之间,狂风卷起了一场夹杂着金属碎片的黑色风暴,吞没了他们眼中的街道、房屋、路灯。那双天空中的猩红眼睛似乎也夹带了嘲讽的笑意。

渺小。

一时之间,玩家们脑中只剩下了这个概念——渺小。

他们曾经以为,只要他们这群第四天灾集合起来,就足以压制一切混乱。却没想到混乱就是他们本身。

“咳……咳咳!”

日暮生一刀斩下,就连他的脸上都布满烟熏火燎的痕迹。

他抹开嘴角的血迹,手臂已经挥刀到发麻,这让他想起了普拉亚的那一场海妖攻城。

就在这时——他听见一声清脆的“咔哒”声响。

他眼神微动。

一抹暖黄色的光辉突然洒出,落到了玩家们的脚边、大腿、脊背、肩头,最后顺滑而上,洒上他们的发旋。

教堂的门被推开了。

厅内暖黄的灯光透过缝隙洒了出来,教堂门口,黑发青年推开了这扇紧闭已久的大门。光芒之中,他肩头的蓝宝石微微发亮,身后的披风鲜血一般艳红,脚下影子被光拉得很长。

玩家们瞬间噤声。

人群就像被按下了静止键。只剩下“哒,哒,哒”的脚步声。

“苏明安!!!”

突然,一个马尾辫女生率先高呼出声,脸涨得通红。

“苏明安!”

“苏明安!”

在她之后,好像浪涛一般,一道道呼唤接二连三地响起,紧接着便是成千上百声的集合,人们一声声叠音呼唤着这个名字。夹杂着欢喜、期望、兴奋等一切积极情感,好像在齐声呼喊什么圣音。

日暮生突然有一种不妙的感觉。

这些人……简直就像一群狂热的信徒,看见他们的“神明”从教堂里降世走出。

苏明安神情未变。他径直朝重型机械人走去。玩家们立刻停止了混乱,自发为他让出一条道路。

犹如摩西分海,苏明安踏过这一条长线,走至人群的最前方,所有人激动地看着他。

“苏明安我爱你!!!”不少人激动出声。

“我上电视了!好耶!今天是个美妙的夜晚??,尽管我们素未谋面??。”

“苏明安!老婆!老婆!么么么!!”

苏明安并未理会这些嘈杂的声音。

面对越来越近的重型机械人,他抬起头。

玩家们期待地看着他,他们认为,接下来苏明安应该是审判起手,然后空间震动。这就是“第一玩家苏明安”的惯例,他们早已烂熟于心。

但即使重型机械人很近了,苏明安也没有抬手放审判的迹象。

他只是又靠近了几步,念了几个音节:

“切伊,哈赛,布。”

一瞬间。

那宛如巨山般逼近的重型大杀器——停摆了。

就像被按下了休眠键,它眼中代表能源的红色瞬间熄灭,整个大铁躯停在了原地。玩家们根本想不到,苏明安居然知道怎么关闭这些重型机械人。

“这就是亚撒·阿克托先天身份带来的优势吗?根本不用打,就知道关闭机械人的密码。”有人酸溜溜地说。

“他毕竟是第一玩家。”

“羡慕啊……”有人感慨道。

苏明安依旧没有理会他们。

就在这时,诺尔、山田町一等人从教堂追了出来,焦急地喊他的名字。

苏明安没有回头。

他的身形一闪,迅速步入了黑暗的大雨中。

那双深灰色的眼底里,几乎什么也没有。

……

暴雨之间。

城邦的另一边,一名白发青年坐在长椅上,远望夜色翻滚的天空。

他被雨淋得透湿,连小腹的绷带都渗出血迹,整个人像是一幅苍白油画。唯有一只殷红的蝴蝶停在他满是冻疮的指尖。

逃难的路人看见他,立刻匆匆远离,生怕遇见了神经病。

“那个人怎么那么像霖光啊……”

“不会吧,都过去二十多年了……”

雨水打落银杏叶,落在白发青年的肩膀上,又顺着冷风滑下来,像一叠油画中突兀的暖色。他一动不动,宛如一尊惨白的石塑。

就在这时,一柄雨伞打在了他的头上。

他抬起头,看见一个踮起脚为他撑伞的小女孩。女孩应该是内城的居民,身上的棉袄很精致,脸颊也红扑扑的。

“小哥哥,你是谁?你为什么一个人坐在这里?”女孩的大眼睛眨巴着。

“滚。”霖光开口就骂。

女孩有些委屈道:“可是你一个人淋雨,会生病的。我听说城里打仗了,这里很危险。”

她觉得面前这瘦削的青年不像个士兵,他的脸色太差了,像个普通人。

霖光不说话,只是盯着女孩,他的眼里翻滚着无法抑制的积云与杀意。

“你要和我回家吗?”女孩说:“我家现在没人了,妈妈不见了,爸爸也不见了,但我家里有很多药,我可以治好你。”

霖光感到不耐烦,他想打翻女孩手里的伞,却碰到了身边的背包。一瞬间,里面散乱的乐谱、颜料散了一地。他立刻去捡,幸好赶在浸湿前捞了起来。

“你喜欢画画?我也喜欢!”女孩见此,突然喜笑颜开:“我家里有一批颜料,你给我画画好不好?我爸妈一直不给我交朋友,现在他们在战场上不见了,我想交一个朋友!”

霖光的脸色终于变化——他一路行来,很难找到颜料,人们手中只有面包与水。

“带我去。”他说。

“好!我带你去!”女孩蹦蹦跳跳地往前走,她今天终于交到了新朋友。

他们一路绕过有战斗的区域,来到一所平民小房子前,女孩让他在门口等等,她去拿颜料和拖鞋,霖光依言等在门口。

据女孩说,她有城邦的最后一批颜料,若不是她妈妈以前喜欢画画,连这最后一批颜料都不会有。

霖光开始构思,他很想重现之前他画的画,如果有了颜料……

他的脸上出现了有些温暖的笑容。

“小哥哥!我找到颜料啦!等等我再找找拖鞋……”屋内传来女孩的声音。

霖光点了点头,突然听见后面传来浑厚的男声:

“——对!就是他!我之前在公园长椅看到他的!那就是霖光!”

“杀了他!杀了他!我们要是杀了他,苏明安肯定很高兴!!”

一瞬间。

炮火落到他的头顶,猛地炸裂开来,火光喷吐而出!

霖光立刻伸手,挡住了他身周的火光,却看见眼前的居民房在火光中分崩离析。

三秒钟后,他冲入居民房,却看见一截焦黑的小腿,耷拉在灼烧的伞布之间。女孩眼中的光采褪去了,脸上满是迷茫。

“小哥哥……”

她口中涌出鲜血:

“为……什么……”

“我只是……想要一个……朋友。”

她还没说完话,就死了。

霖光愣然看着这一幕,他看见地上,最后一批颜料也毁在了火中。

连重现的机会也不会有了。

他再也没有画了。

“……”

他缓慢地回头,看着一队全副武装的玩家。

“我们好像害死了一个npc女孩?”一个玩家挠挠头。

“有什么关系,一个npc而已!霖光还没死,杀了他!”另一个自恃实力不俗的玩家再度发动技能。

霖光站在原地,小腹渗出大量的血,眼神变得空茫。

在伸手,唤出大量源光反击时。

他的瞳孔中,同样什么也没有。

/55/55421/20968354.html

adfmdwenxue